<rt id="oemia"><noscript id="oemia"></noscript></rt>
<rt id="oemia"></rt><acronym id="oemia"><center id="oemia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oemia"><small id="oemia"></small></rt>
<rt id="oemia"></rt>
<acronym id="oemia"><center id="oemia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oemia"><small id="oemia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oemia"><center id="oemia"></center></acronym>
您当前的位置 : 沈阳网  >  新闻中心  >  体育新闻
沈阳日报全媒体独家全程直播——
沈阳当代艺术家、登山家孙义全第三次站在世界之巅
http://www.syd.com.cn   来源:沈阳日报 2019-05-22 05:48
分享到:
更多

  5月21日,尼泊尔当地时间8时35分(北京时间10时50分),孙义全再创奇迹!

  他在海拔8844.43米的珠峰峰顶传回的第一句话是:“我的身体状况很好!”

  尼泊尔当地时间5月20日20时30分,当代艺术家、登山家孙义全从海拔约8000米的珠峰4号营地出发,第三次向珠峰峰顶发起冲击!

  5月21日,当地时间8时35分(北京时间10时50分),孙义全第三次成功登顶,登顶后他传回的第一句话是:“我的身体状况很好!”

 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,孙义全继2013年创下中国从南坡登顶珠峰最年轻的登山家记录后,再次创造了中国民间登顶海拔8844.43米的世界第一高峰——珠穆朗玛峰峰顶次数最多登山家的新纪录。

  从4月30日从沈阳出发,到5月21日成功登顶珠峰。这期间,孙义全经历了怎样的严酷挑战?又经历了哪些生死考验?作为孙义全第三次登顶珠峰的独家报道媒体,本报记者为您呈现孙义全登顶珠峰的全景式报道。

  在“失联”中彻夜等待

  20日20时30分,孙义全从C4(4号营地)出发。很长一段时间,孙义全与大本营完全处于“失联”状态。孙义全在一片黑暗中进行着最后的冲顶,只能靠头灯的光源照亮前行的路,这段路要八九个小时才能完成。与此同时,沈阳的“后方大本营”——沈阳日报全媒体直播报道组也密切关注着孙义全的行进过程。20日,后方大本营彻夜等待……这种等待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煎熬。终于等到21日早6时,还是没有孙义全的任何消息传来。但每个人都清楚,没有消息可能是最好的消息。

  直到21日上午10时,在珠峰大本营焦急等待消息的大本营指导,通过对讲机向一位正在登顶的夏尔巴(尼泊尔当地登山向导)询问,有没有看到孙义全,得到的答复是,他看到孙义全过希拉里台阶了,预计要半小时或一个小时登顶!

  此时,孙义全距离登顶只差一步!

  而这一步,却异常艰难。

  希拉里台阶以世界登顶珠峰第一人埃德蒙·希拉里命名,它位于珠峰东南侧,高12米,是近乎垂直的岩石断面。这里非常陡峭险峻,经验上,登山者在这里会遭遇“堵车”。之前在这个路段,有人在等待其他登山者攀登的时候被冻伤。在最后的一步中,对孙义全来说,最大的难点是情绪的把握。既要兴奋,又要克制兴奋。不兴奋很难完成最后的冲刺。太兴奋又怕透支体能,毕竟保证安全撤回大本营,对孙义全来说,也极其重要。

  当地时间10时30分,在下山途中,孙义全终于跟珠峰大本营的指导取得了联系!“我已经登顶,因为风太大,无法与大本营联系。我的身体状况很好!”

  截至发稿,孙义全正在撤回4号营地的途中。

  成功穿越“恐怖冰川”

  5月18日,孙义全从珠峰大本营出发。从大本营到峰顶要经过4个为登山者提供补给的营地。所谓营地,就是简陋的栖身之所。从大本营到1号营地,孙义全经历了最难的一段——昆布冰川。

  这也是孙义全遇到的第一个攀登难点。有资料记录以来,在珠峰南坡一共发生了80起攀登事故,其中30%都在海拔5400米-5900米的昆布冰川。

  昆布冰川之所以“恐怖”,是因为经常发生雪崩、冰崩、滑入冰体缝隙、连接冰体裂缝搭桥断裂等,随时都可能带走登山者的生命。在昆布冰川上行走,大大小小,长长短短的悬梯,孙义全已经从起初的忐忑不安,到现在从容不迫的境界。这也是别无选择的选择,要么下,要么上,就这么简单。

  因为这段路段需要使用上升器和路绳上上下下,尤其是最高一处冰壁由四部梯子首尾相连,十几米高,每名登山者要从梯子上爬过。需登山者格外细心,而孙义全性格中最大的特点就是淡定从容,这样的性格让孙义全通过“恐怖冰川”时比同行者多了一份淡定。

  用冰镐敲头以保持清醒

  当地时间5月20日15时,孙义全顺利到达4号营地。在4号营地短暂休整,等待冲顶。这里是海拔8000米以上的区域,氧气含量只有海平面的30%,路上不断出现的遇难者宣示着这里是死亡区……海拔8000米以上,被称为“死亡地带”,空气稀薄、地形险恶、气候恶劣,对登山者的身体和心理都是巨大的挑战。

  这期间,孙义全不断与珠峰大本营工作人员联系,确认天气情况,大本营工作人员回复孙义全,晚上风还是比较大,冲顶风速会达到40-45千米/小时,凌晨才会降到30千米/小时以下。就在孙义全在4号营地通过对讲机向在珠峰大本营的工作人员咨询天气情况的同时,透过对讲机都能听到呼呼地风声,大本营指导给出的建议是当地时间20时30分出发。

  当晚20时30分,孙义全从C4(4号营地)出发,从那一刻起,孙义全就等于进入了“死亡地带”。从C4到珠峰峰顶,考验的不仅是长达八九个小时跋涉者的体力,也不仅仅是一个人孤独行进的旅途寂寞,更在考验孙义全的意志和毅力。在珠峰顶峰附近的“死亡地带”里,登山者的身体机能已经瘫痪,同时,大脑思维也停滞,由此而产生的就是极度的嗜睡和决策上的失误。为了保持足够的清醒,孙义全经常要做的一个动作就是用冰镐敲自己的头,因为只有这样,他才能保证自己不会睡着,保持清醒。

  成功登顶不敢过于兴奋

  5月21日,当地时间8时35分(北京时间10时50分),孙义全第三次成功登顶。登顶后他传回的第一句话是:“我的身体状况很好!”

  从孙义全的话语中,听不出丝毫兴奋,依旧是语调平和。因为通讯等原因,我们还不知道孙义全在峰顶做了哪些事情。这一切只能等他平安返回大本营才能知晓。只要孙义全能够平安返回大本营,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去等。

  对于最后的冲顶成功者,我们习惯用各种想象来脑补成功登顶者激动人心的场面。但这些显然都是想象。通过此前与孙义全的交流,记者得知的真实情景是,对于成功登顶者,他们恰恰不敢过于兴奋。因为,还有同样艰辛的路等待着他们平安撤回。而平安撤回,需要的是体力与耐力。

  我们等待返回珠峰大本营的孙义全与我们分享更多的登山经历……

  沈阳日报、沈报融媒记者蓝恩发

编辑:xw03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(sydcomcn)
相关新闻:
猜你喜欢
沈网视频更多
论坛精华 更多
沈网图片 更多
彩票网是真是假_北京赛车是什么意思-超级大乐透什么意思 dnf11周年庆职业平衡| 医院医耗联动综合改革方案| 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交流| 山东男篮山东男篮| 打科创板新股| 女足西班牙队| 世界上的国家与人口| dnf所有熊猫在哪里| 5g是不是华为专利| 处理器华为980|